新聞分類

blob.png

市民住進安置房幸福故事多

您的當前位置: 首 頁 >> 新聞資訊 >> 最新公告

市民住進安置房幸福故事多

發布日期:2019-03-25 00:00 來源:http://www.watcherstalk.com 點擊:

春節前,又一批涉遷群眾喬遷新居,商丘市梁園區高鐵新城康城花園熱鬧了:貼春聯,掛燈籠,剪窗花,迎新年的喜慶氛圍十分濃鬱。來自不同區域的居民一下子成了新鄰居,認識不認識的,見麵就是一聲問候:“新年好啊!”
人多的地方故事就多。3月豔陽天,吹麵不寒楊柳風,初春的陽光剛剛撕破層雲,灑下幾度溫暖,康城花園綠地公園裏,幾個新鄰居在聊天,你一言,我一語,樸實的話語談論著樸實的故事,說到熱鬧處,便是一陣開懷的笑聲。
服軟的“老別筋”
72歲的劉秀芬不知從誰的話語裏得到了啟發,一陣大笑過後,故意壓低聲音說:“俺那老別筋,這回服軟了,一直誇我有眼光哩!”
幾人的目光集中到劉秀芬幸福的麵頰上,凝結成一個大大問號。劉秀芬不緊不慢,道出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。
1967年,20歲的劉秀芬在父母的包辦下,同當地一家打燒餅的兒子結了婚。丈夫叫田世偉,脾氣從小就別,年輕時都叫他“田別子”,年紀大了鄰居喊他“老別筋”,反正一輩子都是別別扭扭的。結婚生子後,他們在道北光複街側安了家,那時能蓋上新房,就很光鮮了。
隨後不幾年,道北逐漸旺盛起來,有光複街、市場街、夾道街,住戶不斷增多。那時也沒有個統一規劃,就形成了很多彎彎曲曲的小胡同,她家就在胡同的盡頭。
先蓋的房屋地勢低,不幾年,俺家就成了最低窪的積水池,一到陰天下雨,全家人就擔心害怕,不是堵水就是排水,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幾十年。”劉秀芬回憶說。
5年前修高鐵,政府要征收這片地,丈夫老別筋死活不願意,堅決不跟辦事處簽協議,不但他不同意,還動員老伴和孩子抵抗拆遷。老別筋還常常大吼道:我就是死了,也要把這塊地當墳墓,因為這是老祖宗留給俺的家業!
何不借機會爬出這個水坑呢?劉秀芬那些天天天做老別筋的工作,開始老伴總是跟她吵,堅決不同意。後來她變了法,常帶老伴去道南表妹家走親戚,表妹家住在一個高檔小區,電梯上下,三室兩廳,窗明幾亮,站在陽台看遠方,很漂亮。從那時起,老別筋開始向往住高樓了,但還有個顧慮,怕政府的承諾不落實。
2014年春天,老兩口一起找到辦事處工作人員簽了約,交了房,搬進政府臨時安置周轉的西城花園。在西城花園居住的3年裏,老別筋天天埋怨她沒見識,好忽悠。
2017年夏天的一天,老別筋正在發脾氣,一個電話打進來,老別筋接電話連說:好!好!好!放下電話,他高興地說,辦事處通知咱領鑰匙搬新家哩,咱要住電梯樓房了!
新家是裝修好的,水電氣網樣樣有,那一天吃晚飯時,她聽老別筋第一次說了一句很順心的話:“老婆,還是你有眼光,我服了!”
遺失的金項鏈
聽了老別筋的故事,66歲的杜玉玲略加沉思,她開始向大家講述一件稀罕事。
2018年8月8日,是杜玉玲的生日,這天,女兒早早來到康城花園為她做壽,同時還送給母親一條金項鏈。杜玉玲高興得手足無措,順手把項鏈放在了餐桌上,慌忙進廚房張羅飯菜。
酒足飯飽,客人散去。杜玉玲和老伴開始收拾餐桌上的殘餘剩飯,老伴心粗手快,用衛生紙一股腦地倒進垃圾鬥裏,女兒剛買的新項鏈也被扔在樓下垃圾箱內。
找不到了金項鏈,老兩口急出了一身汗,問遍了所有前來做壽的大人孩子,均表示不知道。左思右想,杜玉玲恍然大悟,一定在垃圾箱裏!二人飛奔下樓,可是,垃圾箱已經被物業環衛人員拉走了。
在拉垃圾師傅的引領下,他們來到附近的垃圾收集點,眼前的一幕讓杜玉玲夫婦傻了眼,8個垃圾箱一字排開,哪一個是自家樓下的呢?
物業負責人聞知,邊安慰老兩口,邊召喚物業環衛人員,挨個從垃圾箱倒出垃圾尋找。垃圾箱裏殘渣剩飯氣味熏人,環衛人員一個接一個在塑料袋裏查找,最終在第7個垃圾箱裏找到了金項鏈。此時,清運車正好趕來。杜玉玲說,這些垃圾要是裝上了清運車,金項鏈就會被永遠埋在垃圾裏。為表示謝意,老兩口製作了一麵錦旗,送到康城花園物業負責人手裏。說到這裏,杜玉玲伸長脖子炫耀起來:“看,就是這條項鏈!”
不聽話的小閘刀
魏翠蘭是去年冬天領到新房鑰匙的,安置前住在高鐵站房腳下的市場街。
搬進新家已是寒冷時節,兒子怕父母受寒,給新家安裝了空調,這台空調給老人家帶來了麻煩,一開機就跳閘,新空調成了擺設。
是空調的問題還是線路的問題?這讓老兩口想起了幾年前的事:在市場街居住時由於電路老化,家裏不是著火就是燒電器。2011年,由於電線短路,家裏失了一場火,燒了幾床被子和一個電動車。從那後就不能聽說電線短路,聽說就害怕,特別是看見線路打火,老兩口就嚇得往外跑。
老兩口抱著試試看的心理來到物業辦,向負責人說明來意,物業辦領導很爽快,直接給電工打電話安排立即入戶檢查。約五六分鍾,電工帶著工具到家裏。經檢查,確定是空調功率大,小閘刀扛不住大負荷。查明原因後,年輕的電工說:“阿姨別急,空調沒毛病,是閘刀的問題,我現在去五金店買個大的,給您換上。”
夜幕降臨,寒氣漸濃。約半個小時,電工回來了,用手機照明換上了新開關。推上開關,燈光明亮,空調開始散發出絲絲的溫暖。那一夜,老人家睡得很舒服。
這要在老城裏,你找個電工都難,你看看咱現在的電工,腰裏別著扳子鉗子,天天是樓上樓下查線路,在這住有安全感哩。”接話的還是那位大嗓門婦女,話沒說完,自己就先笑了起來,引得一圈人跟著笑。
幾個婦女一台戲,初春的陽光下,幸福的笑聲在康城花園彌漫開去,傳得很遠很遠。


相關標簽:西安安置房

上一篇:安置房和商品房的區別是什麽?
下一篇:沒有了
在線客服
分享
歡迎給茄子视频qz8app下载一一留言
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,茄子视频z8papp懂你更多會盡快與您聯係。
姓名
聯係人
電話
座機/手機號碼